我就给佟瑞欣写了张字条
2021-01-29 22:0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前不久,我和我们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一起拍了电影《邹碧华》。邹碧华是一个真正的党员,事迹十分感人。正好那回上影集团开会,任仲伦在会上表扬我们剧组,我就觉得,我不是党员,但我应该努力,奔赴这个目标,成为一名真正的党员,我就给佟瑞欣写了张字条,“我们一块从今天起考虑塑造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吧!”

共产党救了中国,我认准了跟共产党干革命的道理。我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,是上影的小青年,必须要求进步。我儿时失去父母,到上海又远离亲人,靠的就是组织。我敬佩的演员们,赵丹、黄宗英、王文娟、白杨、刘琼、秦怡,都纷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他们把入党当成一件神圣的事。我怎么比得上他们呢?但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跟共产党干革命,一辈子不放弃,要求进步,以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衡量自己,努力为党为人民工作,党指到哪里,我就到哪里。

牛犇:以前,“文革”等动荡的时候没能入党,后来又阴差阳错没入成党。再后来一段时间,我觉得现实中有的党员表现也未必就那么先进,我没有入党也是一样为党和人民作贡献,就耽搁了下来。现在想想,这是自我原谅,实际上是晚了,应该早入党。

“我打小父母双亡,如今终于实现了夙愿,今后我要把入党这一天作为我的生日!”个子不高、银白头发、腰板笔直,日前,在上影演员剧团办公室,佩戴着鲜红的共产党员徽章,牛犇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。

牛犇:今年5月31日,在上影演员剧团支部党员大会上,我被投票吸收为预备党员。当时,我向大家读我的入党志愿,“我是在旧中国受苦受难下成长的城市贫民,家里穷,没吃过饱饭,从小便死了父母,随着哥哥流浪……儿时,又去了香港,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中国人民依然是受苦受难……是共产党解救了我们的家,给我新生活……我也暗下决心,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,一辈子不回头。”

牛犇从青年时期就树立了“跟党走”的信念,始终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他的另一位入党介绍人、表演艺术家秦怡说,“牛犇是个好同志,我愿意做他的入党介绍人,我相信他会做得很好。”

6月6日,鲜红的党旗前,83岁高龄的电影表演艺术家、上影演员剧团演员牛犇举起右手,在他的入党介绍人、上影集团党委书记任仲伦领誓下,和上影其他青年党员一起庄严宣誓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耄耋之年,更要追求思想和行动上的进步。就像邹碧华说的那样,“我们生活的世界本来不完美,但正因为它的不完美才需要我们去努力,去奋斗,我们的存在才有价值。”我觉得,我人生尚未完成的最大心愿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所以,我正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宣誓现场,老人的眼眶一次次湿润。他激动地说,“不管组织上对自己考验多长,我一点儿不气馁,党的考验是永远的,只要我们的目标坚定不移,就一定能实现。”

从小,我深受前辈对我的影响,他们教会我如何处事生活。我学的第一首歌,就是我拍第一部片子时一位场记老师教我的《卖报歌》,她非常关心我,那时我还不到11岁,总觉得她待我像自己的母亲,后来才知道,她是一位地下党员。

新中国成立那天,我当时在香港拍戏,好几名演员兴奋地一路跑到大屿山,以每个人的身体作为一根线条,手拉手在山上拼出五角星。大哥哥大姐姐们告诉我,“中国人民解放了,共产党是太阳,照到哪里哪里亮,是共产党解救了大家,给了我们新生活。”我当时太小了,似懂非懂,他们就拍拍我的脑袋说,“从今后,你有饱饭吃了。”

当时,我眼里都是泪,看不清字,抑制不住的哽咽,抑制不住的情绪。其实,我何止哭了一次两次?这是我的一件大事,我从小没有妈妈,我觉得,党就像我的母亲,入党的日子,就是我的生日!

牛犇:今年1月,我正式提交了入党申请书。申请书我写了几乎一整夜,很多内容的年份必须准确,等查清楚都半夜了,脑子已经迷糊了,就在桌前趴着睡了两个钟头,醒了就凌晨三四点了,继续写。那大段的入党志愿是一气呵成的,没有打草稿。我自己都没有想到,写得这么顺,大概是这些话搁在心里大半辈子了。

这半年来,我一直心潮澎湃,我和组织说心里话,好几次我都说不下去了,激动。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。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,就是现在!我可以骄傲地说:从今天起,我是你们的同志了!

1946年,11岁的牛犇参演抗日影片《圣城记》,自此开启了他的电影人生。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后,牛犇相继参演了《海魂》《沙漠追匪记》《红色娘子军》《天云山传奇》《牧马人》《泉水叮咚》等影片,形成了独特的表演风格。2017年,他获得第三十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。